🐒🐯&🌴🍑

© 幻化成灰
Powered by LOFTER

【带卡】七号(一发完结)

*足坛双子星paro

*慢热,狗血

*N久前发过(上),估计看过的都忘了剧情了吧...也做了修改。写完(下)后干脆把全篇都放上来了orz

 



00


        宇智波带土退役了。

 

        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旗木卡卡西正在远离故土千里之外的度假胜地享受着假期生活的美妙。直到他早上醒来习惯性地打开电视机,想扫一眼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节目可以做自己洗漱时的背景音时,发现所有台都在铺天盖地滚动报道宇智波带土退役的新闻。卡卡西瞬间大脑当机,眼前一片空白。电视里的男主播正总结着宇智波选手职业生涯的辉煌与荣誉,字正腔圆的英文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但坐在床沿的银发青年却恍惚感觉那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像耳朵里隔着一层水一样模模糊糊的什么都听不清。等他缓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握着遥控器的手正在剧烈地颤抖。

 

        新闻里显示着众多球迷围在主场球场迟迟不肯离去的画面,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都是举着宇智波带土的球衣哭泣到崩溃不已的画风。受到气氛感染的记者指着带土球衣背面的七号数字说“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七号之一”,引来球迷们一阵疯狂的肯定。

 

        不。不对。


        卡卡西握紧了拳头,内心默默反驳着,关掉了电视。球迷们括噪的叫声戛然而止。

 

        没有之一。

 

        「宇智波带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七号,没有之一。」

 

        ——在一周后的媒体采访中,和宇智波选手并称为当今“足坛双璧”的旗木选手如是说。

 

        这句发言在足球圈掀起了轩然大波,顿时不论是推特微博ins还是论坛都在讨论旗木卡卡西的这句话到底是对宿敌心心相惜的真情还是给退役老队员赏个面子的假意,但不论是哪种都令球迷们觉得这句“没有之一”实在是匪夷所思。

 

        因为旗木卡卡西自己也身披七号球衣。

 

 

 

01


        地球上只要是个球迷就知道,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关系不好,很不好,非常不好,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旗木卡卡西效力于木叶队,而宇智波带土效力于团扇队。要问诸位懂球帝这两支球队到底有多么不共戴天,他们会告诉你某知名足球节目做了五集特辑才勉强梳理完两队恩怨情仇的大致内容,被科普的足球狗们终于懂得了什么叫真正的“百年世仇”,从此再也不在死忠互骂的时候跳出来劝和。两支球队的比赛每年都有那么两三次,被称为火之国的国家德比(指一个国家里两家最负盛名,历史渊源最长,相互为竞争对手的足球俱乐部之间的比赛),火爆程度不仅仅体现在超高的电视收视率和爆满的现场上座率上,也体现在了赛场上——如果不是绿茵场还有个足球在传来传去,围观群众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大型户外散打擂台。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倒是没在赛场上互殴过,毕竟卡卡西脾气好,又是木叶队的队长,从来都不是惹事的主。每次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又双叒叕撕扯到一起去时,卡卡西如果离的近,会笑得无奈地把鸣人拉扯开。而宇智波带土,身为团扇队的队长,劝架的方式则是不论他离冲突中心有多远,哪怕是隔着一整个足球场,也会拔腿就冲上去,把对方球员(通常是漩涡鸣人)一巴掌推到老远,眼神凶狠地瞪着他,看起来不像是劝架反而是佐助叫来支援的帮手,体现出了迷之同队爱。带土自己比佐助成熟点,但偶尔也会处在冲突的最中心,对方的挑衅一挑一个准,这种不理智的行为通常发生在木叶队把团扇队吊打的比赛场合。与此同时旗木选手的行为也会变得十分匪夷所思,一反常态地跑来拽着带土的胳膊,搂着宇智波队长的肩膀不停地安抚他炸毛的情绪。

 

        【虎扑足球/火之国专区】如何看待宇智波在球场打架时旗木过来拉拽的行为?

 

        旗木卡卡西千里迢迢跑去怼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看不惯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the one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恨死宇智波带土了→这四舍五入后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就是宿敌啊→二人水火不容的关系get√

 

        很好,没毛病,这很宿敌。

 


        同披七号球衣,同是各自主队的队长,年龄也几乎相同,属性重复的二人一直被媒体拿来做文章。不论场上场下都温文尔雅为人谦逊的旗木选手自然更讨球迷和媒体的喜欢,总是苦大仇深恶霸脸的宇智波选手无形之中就在和宿敌的比较中略逊一筹。不过两位队长从未在任何场合提到过对方,虽说大家都默认两人肯定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却也只是猜测。直到某一天,两队的国家德比之战结束后的发布会上,被问到对和自己并称为“足坛双璧”的旗木卡卡西有什么感想时,宇智波带土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说:“哼,那个垃圾。我对他无话可说。”

 

        “宇智波选手觉得旗木选手是垃圾?”记者愣了一秒,简直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答案,或者说不敢相信他说的这么直白,急忙追问了一遍。

 

         “现役足坛所有的选手都是垃圾。”

 

        “我不是垃圾!”在比赛中进球帮助木叶队扳平比分的漩涡鸣人锤桌表示不满。

 

        此言一出,足球圈又引起了大规模的骚动和血雨腥风,各大论坛就“宇智波选手到底是在炮轰旗木选手还是只是单纯的厚古薄今”展开激烈讨论,带土个人ins的评论则完全被卡卡西的粉丝围攻,全部在骂“你才是垃圾呢你个大垃圾”,搞得围观众人都快不认识垃圾二字了。但带土从来都是不看评论我行我素的人,晚上照样发了张在健身房里秀身材的耍帅自拍,丝毫不管已经吵得不可开交的粉丝和黑们。


        那天赛后的发布会卡卡西并没有去,他在赛场上腿部抽筋,早早的被抬下场治疗。他是在队医室里看发布会直播时听到带土对自己的评价的。在记者问出那句问题时,卡卡西皱了皱眉,觉得记者实在是多嘴,但内心却也有些好奇,甚至是隐隐地期待带土的答案。

 

        惺惺相惜的对手...? 嘛虽然很希望他这样回答,但他估计不是这么想的吧。想要打败的对手?还是...

 

        “那个垃圾。我对他无话可说。”

 

 

        很难形容旗木卡卡西在听到这句话时是什么心情。

 

        正在为旗木选手按摩抽筋部位的队医显然也听到了宇智波带土对于这位银发队长的评价,整间屋子里都充斥着不自然的尴尬。他正想说什么来缓和气氛,却发现旗木选手浑身都僵硬了起来,抽筋的肌肉更是狠狠地又抽搐了一下,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队医靠着敏锐的直觉读懂了空气,假装没听到宇智波选手的“垃圾”发言,更加卖力地按摩了起来。

 

        过了好久,久到赛后发布会都已经结束,久到电视里早已循环播放起公益广告,队医听到了银发青年的一声叹息。轻到仿佛是自己的幻听。

 

 

 

02


        得知带土退役的消息后,旗木卡卡西整个上午都呆滞地坐在酒店的房间里。哪怕是望着窗外碧蓝清澈的海,卡卡西也丝毫没有任何出门的冲动,只是陷入到了对过去时光的回忆中。他想起两年前的假期,在这里,同样的地方,他是和宇智波带土一起度过的。并不是两人约定好的行程,那时的卡卡西坐在沙滩椅上闭着眼睛悠闲地晒着太阳,突然就感觉到有人凑了过来,阴影遮挡住了阳光。

 

        “哟,”卡卡西半睁着死鱼眼看清了来人,笑着打个招呼,“好巧啊。”

 

        “巧个屁!”黑发宇智波看起来被气得够呛,“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带土说对了,当然不会是巧合。卡卡西只是在杂志上看到狗仔报道带土和团扇队的几名队员正在这座海岛上度假,本来计划去其他城市的卡卡西脑子一热就改签了机票,飞去了有他在的地方。

 

        “嘛…出名的度假地本就这么几个,”卡卡西摊手作无奈状,毫不心虚地看着带土的眼睛,“我也没有办法啊。”

 

        有眼尖的球迷早已把卡卡西也在这座岛上度假的图片发在网上,全世界都嗨了起来——两位命中宿敌竟然好巧不巧在一个海滩上度假,还有比这更让足球狗鸡血的事情吗?所有人都期待着看到两人针锋相对的消息,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这二位别说起冲突了,就连同框的画面也没有过。

 


        其实有过的,只是没有被任何人拍到罢了。深夜的海边,两人坐在沙滩上融入进夜色里,四周一片寂静,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带土的内心却一点也不平静,他听着卡卡西的衬衫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转头偷偷看他,却发现卡卡西也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带土惊的急忙假装四处看风景,抬头死死地盯着星星,余光却忍不住地瞟向身旁,卡卡西的银发在夜空下像月色般耀眼,目光柔和地望向前方。

 

        “想过吗?退役的事情。”带土突然开口问道。

 

        “唔?”卡卡西愣了一下, “我还不到三十岁,想什么退役啊。”

 

        “说的也是。”带土笑道,“你肯定还能踢好久呢。”

 

        “别这么说,你不也是吗?”卡卡西拍了拍他的肩膀,“瞧你天天坚持训练,身体状态会保持很好的。”

 

        “你不是从小就最讨厌和我并称绝代双骄啊双子星啊之类的了吗?”没有听到带土的回答,卡卡西接着说,声音更加轻柔了,“满足于足坛双壁可不是你的风格,你的话应该天天想着怎么成为世界最佳吧?而不是退役的事。”


        “是吗。”带土笑了笑,低下了头。


        “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后来的记忆就模糊不清了。只记得那时的带土虽然就在自己身旁,却好像离自己很远,远到就像两个人不在一个世界似的。宇智波带土,一直勇往直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宇智波带土,怎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卡卡西眨了眨眼睛,眼神离开窗外的海,起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存着带土的联系方式,还被他特殊设置在了第一个,只不过那串号码是带土在很久很久以前用的,现在早已成为了空号。小时候两人拥有的第一个手机是一起买的,那时卡卡西的通讯录里只存有带土一个人的号码,却满足得仿佛自己拥有了全世界。而现在卡卡西的通讯录里的确存有世界各地无数人的联系方式,有娱乐圈体育圈名人的,商界精英的,都是各界知名人士,截图发到ins上不知道会被多少人羡慕围观。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卡卡西事业的成功——但卡卡西总觉得自己好像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拥有,反而失去了最重要的。

 

        卡卡西比任何人都知道带土有多么热爱足球。小时候两人在贫民窟相依为命一起长大,带土在马路边光着脚踢易拉罐的身影到现在他还记得。带着风镜的黑发少年认真地把易拉罐当成足球踢出各种花样,路过的小孩子们都想伸脚去抢,不过从未有人成功过,宇智波在那时就展露出天赐的足球才能。卡卡西总是站在他身后,小时候的他身体不好,每天都带着口罩,想和带土一起踢易拉罐却只得远远地看着。“别怕,快来和我一起踢啊,笨卡卡!”带土回过头咋咋唬唬地叫着卡卡西的名字,满是尘土的小脸上张扬着意气风发的笑容。卡卡西喜欢少年的笑,喜欢少年开心地喊自己的名字,喜欢少年对孤独的自己伸出的手。他就是他的光,他的太阳,他绝望生活里唯一的希望。卡卡西只犹豫了一刻,便冲着带土跑去,背影竟然带着点踏破红尘的味道。

 

        可是下个赛季,我再也见不到带土了。卡卡西身体后仰任凭自己懒散地倒在床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再也没有机会和他在同一个赛场上奔跑,再也无法追逐他的背影了。我又要无力地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遥远,最终离开我的世界。

 

        银发青年把身体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强迫自己睡去。


        多希望醒来以后,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啊。

 

 

 

03


        [“旗木选手,对于宇智波带土选手的退役,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足球杂志的记者在新赛季第一场比赛的赛后拦住卡卡西进行采访。

 

        “宇智波带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七号,没有之一。”卡卡西微笑着说,语气真诚,“他是我职业生涯中遇到过的最棒的对手。”]

 

        “卡卡西,你应该上网看看木叶球迷们是怎么爆炸的。”队友阿斯玛一边刷着推特一边说,“超多人骂你是间谍、叛徒呢。”

 

        木叶队长对百年世仇的隔壁队伍的队长做出这么高的评价,球迷们自然是气炸了肺——尤其是在多年前隔壁那位还骂过自家队长是垃圾的前提下。在他们眼里卡卡西才是当今第一,宇智波队长那是各方面都被旗木队长完爆。结果卡卡西的言论一出,瞬间所有球迷都感觉自己的脸被打肿。你自以为自己骂带土的时候是和卡卡西站在统一战线上,谁知人家根本就是他的脑残粉!有愤恨的极端球迷在网上直播烧球衣,甚至在旗木卡卡西的雕像上画上了团扇队徽的涂鸦,背后更是用油漆刷着“叛徒!!!”

 

        “我能猜到。”卡卡西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所以我没有在采访中说出内心的真心话,不然我怕球迷们受不了。”

 

        “敢问你本来想说的真心话是什么?”

 

        “宇智波带土是历史最佳球员,没有之一。”卡卡西说。

 

        “你,认真的?”阿斯玛一脸黑人问号表情。

 

        “在我心里就是啊。”卡卡西淡然地说,“所以你看,我已经很照顾球迷们的感受了。”

 

        旗木卡卡西并不是无脑吹,事实上他的发言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宇智波带土连续获得过三次世界足球先生,此等殊荣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只不过,木叶的队长比他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获得过四次。


        但是带土再也没有机会去和卡卡西争夺下一个了。

 

        卡卡西盯着手机,一遍一遍地刷新着带土的ins页面。他没有关注带土,只是每天都会搜索他的名字,戳进带土的首页看一看他的最新更新。不过他自退役后就没有再发过新内容,只有一篇退役声明的长文,口气十分官方,配着一张他从出道到现在十多年间所有重要瞬间的拼图。

 

        很遗憾,这些重要的瞬间,从未有过旗木卡卡西的参与。

 

        带土现在在做什么?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躲起来偷偷地哭吗?毕竟对于最喜欢足球的他来说,没有比在巅峰还未过去的时候退役更残忍的事了。卡卡西看着手机通讯录上的那一串数字,十多年前就已经烂熟于心,却永远不再有任何意义。思念无法传递给对方,也接收不到来自对方的心情,那串过去的号码现在早已无人接听。

 

 

 

04


        宇智波带土正位于市郊外的别墅里,躺尸在床上拒绝所有人的来访。即便内心早已做好了随时退役的准备,但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太快了。

 

        我还没有和卡卡西争夺下一届的足球先生呢,我还没有和他分出谁是世界第一呢,我还没有和卡卡西踢够呢,带土心想。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做呢。我还想踢到40岁,踢到我和卡卡西都没有体力在顶级联赛出场的时候,就一起转会到其他联赛的同一个俱乐部,以队友的身份一起踢球。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就能——实现我们年少时的愿望了。

 

        想到这里,带土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做什么梦呢我,不是早就应该清楚了吗,这样幻想又有什么意思呢?什么年少时的愿望,14年前就已经破灭了,还是被旗木卡卡西亲手粉碎的。承认吧宇智波带土,别再自欺欺人了。

 

        他又想到了几天前在网上看到了那个引起轰动的,卡卡西谈论自己的视频,到现在为止播放量上百万,带土怀疑有一半的播放量都是自己贡献的。他把厚重的窗帘拉上,关上灯,杜绝了一切光源。一连几天整间卧室的时间都仿佛不再流逝,永远停留在黑夜。带土躺在床上,听着被设置为循环播放的视频,卡卡西低沉的嗓音充斥在房间内。

 

        “宇智波带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七号,没有之一。”

 

        “没有之一。”

 

        这算什么啊。

 

        宇智波带土翻过身趴在床上,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柔软的枕头里,眼泪沾湿了枕巾。

 

        我哪里有那么厉害,笨卡卡西。

 

        在我心里历史上最伟大的七号,一直都是你啊。

 

 

 

05


        宇智波带土的腿是为了救旗木卡卡西受伤的。如果这则情报泄露出去,所有球迷都会觉得世界崩塌,三观重建,信仰动摇。毕竟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身为木叶队和团扇队的当家球星,两人之间的恩怨等于甚至大于木叶和团扇这十多年来的恩怨,卡卡西的粉丝恨带土,带土的粉丝恨卡卡西,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誓不两立。

 

        但当年的带土,的确是舍命救了卡卡西一次。那时候的带土和卡卡西刚被木叶青训营的教练波风水门从贫民窟里捞出来,放在木叶的少年队里培养。刚脱离贫民窟的两人像火柴人一样干瘪瘦小毫不起眼,但过人的天赋还是很快就让他们在少年队里锋芒毕露,所有人都称赞说带土和卡卡西是冉冉升起的双子星,木叶队未来的希望,甚至还在私下偷偷打赌猜测究竟谁会披上木叶的七号球衣,成为球队真正的旗帜和领袖。其他小队员爽快地接纳了他们,尤其是当带土卡卡西作为主力带领木叶少年队在对战团扇少年队的比赛中获胜了以后,两位双子星已经成为所有人的憧憬和骄傲。


        即便有些不好好踢球的大孩子们把他俩当做眼中钉,这些人平时能做的也只是幼稚地当面嘲笑带土说话时的口音而已。其实带土的口音完全不明显,只是他每次听到他们学自己说话,总是急着辩解,但越辩解越着急,越着急口音越重,口音越重他们学得越夸张,笑得越讽刺。带土被他们气得直掉眼泪,而卡卡西总是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边拍着带土的肩膀安慰他一边冷漠地看着这些无聊的人,冰冷的眼神搞得这群孩子们觉得自己像跳梁小丑,悻悻离开。


 

        变故是在某一年的圣诞节发生的。

 

        在度过了一个美好温馨的平安夜后,第二天一清早,带土开心地拽着卡卡西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来到训练场。刚一进门,就有几个孩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的好心情全被破坏掉了,从门口走到更衣室一路被盯的发毛。一进更衣室,凯就跟着偷偷溜进来一把拽走卡卡西,无视了带土在身后气急败坏地喊声,悄悄地问:“你和带土怎么回事?”

 

        “什么?我俩挺好的啊。”卡卡西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他刚想不理无聊的凯转身去找带土,却被对方的一句话惊得愣在原地。

 

        “有人说他昨天看到带土在更衣室亲你。”凯说。

 

        “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听说了。是真的吗,卡卡西?”

 

 

        “怎么啦笨卡卡?”带土看到卡卡西向自己走来的步伐缓慢又沉重,银色的头发死气沉沉地耷拉下来,整个人都没了生气。带土以为凯欺负了卡卡西,撸起袖子就要上去干架,被卡卡西一把拦了下来。

 

        “到底怎么了呀?”

 

        卡卡西抬头看着带土凑近的脸,黑曜石般光亮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过了很久很久,他像往常一样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笑着说:“没什么。”


        带土稍微放了心,把卡卡西轻轻地压在更衣室的柜子上,细碎的吻落在银发少年的眼睛和额头处。他们还没有进展到亲吻嘴唇的那一步,光是亲一亲脸颊就已经足够让两个男孩害羞得浑身通红了。卡卡西犹豫了一下,伸出胳膊回搂住带土,没有避开。


        是的,没什么。

 

        什么都不会发生。

 

        卡卡西会让带土什么都不会发生。

 

 

 

06


        带土是在一座废弃的篮球馆找到卡卡西的。他气喘吁吁地踹门而入,看见那群经常嘲笑自己的混蛋们在二楼观众席嚣张地笑成一团,而他的卡卡西则握紧拳头,浑身僵直地站在篮球场中央,从背影都能看出他在隐忍着怒气。

 

        “诶呦喂,看看这是谁来啦?这是舍不得某人和我们单独谈判吗?”二楼又一次爆发出夸张的大笑,卡卡西闻声急忙转头,有些诧异:“带土,你怎么…”

 

        “你们有什么冲我来,”带土走到卡卡西身旁,对着楼上大声喊道,“不许欺负卡卡西!”

 

        “知道,你的卡卡西嘛。”散播秘密的人学着带土说话,声音里满是嘲讽。他走下楼,站在卡卡西面前,眼神轻蔑地审视着他的脸,眯起眼睛:“这张脸真是让人看着想吐。”

 

        “靠,你有病吧??”带土听到对卡卡西莫名其妙的人身攻击简直气到爆炸,抬手就准备打过去。还没碰到呢,对方就已经尖声叫了起来:“别碰我,变态!”

 

        带土愣住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变态!有病的是你!”对方厌恶地喊着,看带土的眼神就像看一只避犹不及的苍蝇:“还有卡卡西这张脸,一想到有男生亲过我就想吐!”

 

        “你们变态,是不正常的人!你们踢球简直就是在侮辱足球这项男人的运动!和你们在一个更衣室里真是恶心死我了!”

 

        “靠!怎么啦,我就亲卡卡西了,怎么啦?和足球有什么关系啊?”带土毫不理睬卡卡西拉扯着他的衣角叫他冷静的小动作,生气地大声回呛道:“你这张脸才叫恶心,让我亲我还不亲呢!”

 

        “我喜欢他,我亲他,怎么啦,你管得着吗?”

 

        “男生喜欢男生就是变态,男生该喜欢女生,你们俩都有病,死基佬!”

 

        “什么男生女生的,我就喜欢卡卡西,不论卡卡西是谁我都喜欢他!” 

 

        “你…神经病!”对方来来回回也只会说“变态”、“恶心”这几个词,看到平常被自己欺负后只会哭的带土竟然会回击,气得直喘粗气,眼睛瞪得目眦尽裂,脑海里又克制不住地想起那天在门外偷看到的画面,愤怒地直接跑了出去。

 

        废弃的体育馆内设施老旧,堆满了杂物。楼上的孩子们看到小伙伴被气跑,直嚷嚷着要为他报仇,从二层合力把半径足有半米长的钢管一个接一个地推了下去。他们或许本意只是想看到这两个小子惊慌失措的样子,谁也没想到这个恶作剧的后果会是这样的血腥。卡卡西耳边充斥着尖声的叫骂和钢管滚动的声音,奋力向前跑着想要逃离躲避这一切。他知道足球圈是全世界歧视行为最严重的圈子之一,从这群孩子们的身上,他第一次真实地感觉到来自世界的恶意。

 

        当跑向门口的卡卡西不小心绊倒在地时,两根钢管正好从二层的另一个方向直直地砸下来。卡卡西听到了那群孩子们恐惧的尖叫,感觉到有不属于自己的温热液体滴在身上。他睁开紧闭的眼睛,看见带土瘦弱的胳膊死死地撑在地上,弓起身体把自己护在了他的保护圈里。

 

        卡卡西的脑子嗡的一声,彻底炸开了。

 

        一瞬间整个体育场似乎天旋地转,满眼只能看到鲜艳的血红。卡卡西狼狈地爬起来浑身颤抖着把带土搂在怀里,手足无措地看着带土被砸的有些血肉模糊的右腿,着急地想止住血却又不敢随便去碰。他的全世界都在塌陷崩溃,既说不出话,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像被电击般浑身麻木。

 

 

 

07


        旗木卡卡西从手术到复健一直陪在宇智波带土身旁。带土发现卡卡西对自己的态度变得和曾经不太一样了,卡卡西面对自己时变得比过去更爱笑,更包容。带土窃喜于卡卡西的温柔,又感到有点伤心,他也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卡卡西眼里总是流露出愧疚,让他感觉怪别扭的。每次卡卡西看到他低头独自纠结的样子,会默默地握紧带土的手,鼓励他,小声地对他描绘两个人关于足球的未来和梦想。


        “我会帮助你,让你成为世界最佳。”卡卡西说,“我们要一起进木叶队,成为最佳拍档,我每场比赛都给你助攻,让你成为历史第一前锋。”

 

        “我才不要你的助攻呢笨卡卡,谁让你帮我成世界最佳了!”带土不满地说,“我可是要穿上木叶队的七号球衣,堂堂正正打败你成为第一,你让的位置我不要!”

 

        “好,好。”卡卡西笑着,“所以,带土尽快好起来吧。”

 

        那时候的两人,都天真地憧憬着拥有彼此的未来。

 

 

        可是水门老师有一天说,卡卡西,带土的腿是治不好的。你别伤心啊。

 

        “不,会治好的。”卡卡西第一次反驳自己的恩师,也不知道是在说给他听还是自己听。

 

        “带土会痊愈的,他还会进入木叶队,和我一起成为木叶双子星,我们已经说好了的。”

 

        “有一个人了解了带土的情况,只有他能保证带土会痊愈。”水门说,“团扇队的宇智波斑先生,他认识一位名为千手柱间的名医。但条件是,带土必须去为团扇队效力。他看中带土的天赋很久了。”

 

        “那我也和他一起…”

 

        “你和带土要分开了。”水门轻声打断少年的话。

 

        “你现在小,还不懂,但我必须为你们的足球生涯负责。以后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人生失去谁都不会有什么不同。对带土而言也是如此。”


        “我很抱歉,卡卡西。我很抱歉。”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脑袋又突然眩晕了,差一点站都站不稳。自从带土受伤后,他感觉自己总是陷入恍惚。老师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带土的事,所以才这样做的?不,不会的,水门老师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被木叶一手培养起来的自己和带土如果都去敌队团扇队,对木叶的打击就真的太大了。那为什么老师要说这样的话,用这么疲惫的表情道歉呢?卡卡西知道水门老师是为了自己和带土好,他很想辩解,告诉水门老师自己和带土与别人不一样,我们不是因为荷尔蒙过剩才去无聊地和男生交往图个新鲜,我们两个是认真的。别看我现在小,只有十五岁,但是我把五十岁的爱都给了他,水门老师,你可千万要相信我啊。


        可卡卡西最终也只是咬紧嘴唇艰难地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带土对卡卡西发了一通脾气。

 

        “我是木叶的人,誓死也不会去团扇队的!”带土哭着说,“况且我去了就要和你分开,我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在木叶踢球!”

 

        卡卡西蹲在地上耐心地开导他:“可是如果你和我一起,你就得不到柱间先生的治疗,无法痊愈的你也许连木叶主力都踢不上,还会很容易旧伤复发。”

 

        “那我们就不在木叶踢了好不好,卡卡西?”带土央求道,“我们去一个低级别的联赛,这样也可以一起踢球,好不好?”

 

        好。卡卡西想。

 

        但是卡卡西说:“不行。”

 

        “你忘了吗带土,你说过你要打败我,成为世界最佳的。那是你的梦想。”

 

        带土哭得更伤心了。

 

        “我没忘。但如果不能和你在一个俱乐部,成为世界最佳又有什么意思!就算我去了团扇队真的成为第一,可是不能和你一起踢球,我的梦想怎么能够算实现了呢?”

 

        “你骗人卡卡西,你不要我了。你给我描绘的那些未来,通通都是假的!!!”

 

        卡卡西也哭了。


        他站起来,弯腰抱住了坐在轮椅上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孩,亲吻着他黑色的短发,轻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啊,带土。


        “我想听的从来都不是你的道歉,卡卡西!”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想说对不起。

 

        没有守护好你,真的对不起。

 

        所以现在至少让我放手,守护住你的梦想,这是无能的我能为你做到的最后一件事。


        你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带土。

 

        你要好好踢球,给全世界所有人都看看,我的带土,配得上世界最佳的称号。

 

 

 

08


        卡卡西一直坚信,时间能够改变一切。锋利的感情会被时间磨平,撕心肺裂的痛苦也会被时间抹去,就算当时以为会是全部。

 

        就好像一心向着木叶的宇智波带土,也会在多年以后生出对团扇的忠诚。明明当年一提团扇队就不屑的人,现在竟然会因为木叶球员对团扇队的出言不逊而发火打架。明明当年最想进木叶队,却在退役后被所有人称为团扇队的名宿。

 

        就好像当年提到卡卡西会骂垃圾的宇智波带土,在退役后的这几年竟然也能在记者面前平和地说出自己对卡卡西的欣赏。

 

        “毫无疑问,他是历史上伟大的足球运动员,没有之一。我个人十分喜欢他。”带土对记者说,“只是我实在想不到他那样的人,竟然也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旗木卡卡西转会去了二线联赛的一家普通俱乐部,在宇智波带土退役的一年后。他在新的俱乐部毅然选择了七号球衣,发布会上笑着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只是心血来潮,完成和别人共同的梦想。

 

        再然后,旗木卡卡西退役了,在宇智波带土退役的两年后。他很坦然地说俱乐部和个人所有能拿的荣誉都已经拿到过,失去了对手,感觉再踢也没什么意思了。

 

        不过也有很多时间未能实现的。

 

        比如卡卡西依然没有联系上带土,没有和他见过哪怕一面。

 

        比如带土还是没能成为世界最佳,而是一直和卡卡西保持着“足坛双璧”的传奇称号。足球场上从来不缺金童,不缺天才,不缺双子星,他们也逐渐被世人遗忘。不过当人们再次提起两人的时候,所有和水火不容有关的形容词都变成了惺惺相惜。

 

        最后在历史上能够和对方一起被谈论,在谈论的时候两人的关系能够被大家定义为“最好的对手”,就已经足够了。


 


09


        后来很多年以后,卡卡西偶然见到了带土,在之前的那座海岛上。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冬日。带土先认出来迎面走来的卡卡西,他拍了对方的肩膀一下,把卡卡西吓了一跳。

 

        “真的是好久不见。”带土客气地寒暄,就像对方是自己多年未见已有些生疏的老友。


        “过的怎么样?”

 

        “还不错,你呢?”卡卡西笑眯眯地问。

 

        “还行。”带土点点头说,“以后有机会聚一次吧。”

 

        “好。” 


        “现在还在做足球有关的工作么?”卡卡西问。


        “对,在一家业余俱乐部教小孩子踢球。”


        “听起来还挺不错的。”


        “嗯。”


        一阵无言的沉默。

 

        “那,再见,带土。见到你很高兴。”卡卡西的眼睛弯成温柔的月牙,“再见。”

 

        带土礼貌地笑着对面前的人颔首示意,好,再见,卡卡西。

 

        谁也没有再提下一次相聚的事。

 

        那是卡卡西曾经爱到骨子里的少年,他的半边身体还有当年舍命救自己时留下的疤痕。卡卡西每次看着带土,那些伤疤都在诉说着带土曾经像自己爱他一样爱着自己。

 

        他们曾经相爱,痛苦,却最终归于平静。总有一天,会在面对对方时内心不再波澜起伏。

 

        两人目不斜视地擦肩走过,逐渐融入进拥挤的人潮中。

 

        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此后我漫长的人生中,不再有你。

 

        但是没关系。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①)

 

        不论怎样,明天都将是崭新的一天。

 

        充满希望与新生的一天。

 

 

 


 

 

 

 

 

 

 











































10


        卡卡西停在街口,挤在涌动的人群里,等着信号灯变成绿色。

 

        绿灯亮了。周围的人都走向马路的另一边,不作停留。

 

        卡卡西握紧了揣在风衣口袋里的手。

 

        深呼吸。

 

        我只是,想回头瞥一眼而已。卡卡西说服着内心。没错,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回头最后看一次他的背影。

 

        转身。

 

        然后银发的青年诧异地看到,带土竟然仍站在两人相遇的原地,回望着自己。黑色的眼眸深处汹涌着浓到化不开的怀恋和深情,就这样再一次轻易地撞进了卡卡西的心里。

 

        看到带土像个偷看初恋被抓包的毛头小子般,脸上写满了不知失措,卡卡西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他在五分钟前用一秒钟的时间说服自己释怀了他,又在对视的那一刻用一秒钟的时间再次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

 

        旗木卡卡西逆着匆匆过街的人流,向他的太阳走去。




小番外


        “别看了,快睡。”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带土一把抽走被卡卡西抱在怀里不肯撒手的书,催促道。


        卡卡西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倒在了沙发上。


        “睡不着啊…”


        带土脱下浴袍,顺势压了上去,动情的嗓音沙哑又低沉:“睡不着的话...我们来做点其他事情?”


        “别闹。”


        卡卡西笑着推了推带土的肩膀,只是怎么看都像是欲拒还迎。


        “明天上午还要去水门老师家呢。你也不想我明早起不来吧?”


        “那就睡觉!”带土看着怀里笑得狡黠的恋人,内心挣扎一番后咬牙切齿地放开他,起身走进卧室。


        “快给我进来笨卡卡,到时候着凉了可别指望我照顾你!”


        “是是是,知道了。”


        卡卡西温柔地看着带土的背影。


        水门老师,您说我长大后总有一天会明白,人生没有他并不会不同。但是我现在长大了,越来越确信我和带土之间,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对于从小就没有其他亲人朋友,一直相濡以沫的我们而言,对方就是自己的亲情,友情和爱情,是自己人生的全部。没有了他,我的生命甚至不会完整,因为我们的生命早已浑然一体,彼此交融。



        卡卡西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关掉带土为他留的一盏落地灯,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已经睡着的带土还是被惊醒了,迷迷糊糊地翻过身来搂紧了卡卡西,在他裸露的肩膀上吧唧亲了一口,再次沉沉睡去。


        晚安,带土。卡卡西轻声说。


        老师,我已经迫不及待和带土一起去见您了。到时候我会把我们这些年的故事全部讲给您听。


        那不只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个男孩和另一个男孩相遇的故事。(②)





注:①:出自《飘》的最后一句。

      ②:很久以前在某条微博的评论看见的一句话,忘了id是谁,原句也忘了,就自己编了大概意思差不多的一句。总之就是想说明一下这句话的内容并不是我的原创orz


(完)

 

        不会写车,真心抱歉...

        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结局在写啥orz

        一直很想写相爱时天崩地裂结局却不再相爱的故事,但是我又真的舍不得他俩BE,就变成这样不三不四的结局了,大家当成双结局看吧orz

        文里没有写出来,最后带土是为了假装偶遇特意在岛上等卡卡西的~

        此文有bug,比如带土的伤,设定是可以痊愈,不过人到30身体机能毕竟会下降,带土的腿比其他运动员要更快地“退化”。但是卡卡西不知道,以为神医柱间能让带土彻底痊愈,而且带土一直以来在赛场上都表现出来极为健康的身体机能,所以(作者强行让)卡卡西没往那方面想。在带土退役很久后卡卡西才知道。

        还有,足球圈是体育界种族歧视和同性恋歧视最严重的地方,所以虽然内容狗血了一点但也是来源于现实生活的(严肃脸


        这篇是我人生第一次动笔写的文也是人生第一次完结的文,希望我能保持住坑品_(:з」∠)_ 感谢阅读!真的是太感谢啦!给所有小伙伴们献上爱的小心心(づ ̄3 ̄)づ╭❤~


评论 ( 67 )
热度 ( 287 )